中国足球协会

关注我们

2018中甲故事 | 李立鹏:中甲联赛中场不脱节

2018-11-27 20:36     中国足球协会

  今年是中甲联赛成立的第15个年头,中国足协联手体育画报出版了2018中甲联赛专刊。专刊中《2018中甲联赛18人》版块为我们讲述了从中国足协到地方赛区到俱乐部到球队到媒体再到球迷,18位中甲联赛亲历者的故事,他们娓娓道来,为我们讲述这一年的中甲故事,客观又感性地还原出2018年中甲的赛场内外。

  第一期为您带来,中国足协中甲联赛部部长李立鹏讲述2018年中甲联赛的变革与发展。

  1994年中国足球联赛职业化以后,当时作为二级联赛的甲B联赛也随着甲A联赛的火爆而备受关注,由于甲A只有12支球队规模的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当年很多省和大城市都没有甲A球队,当时相当一部分甲B俱乐部在竞技水平、经营水平与一些甲A俱乐部的差距并不太大,同时甲A甲B联赛规模都是12队,从中产生2个升降级名额,使得升降级争夺相当热烈,当年媒体对甲A与甲B之间升降级报道十分关注(当年除了甲A夺冠之外没有争亚冠名额的事情);另一方面,基于当时中乙联赛还不够规范,影响力不大,中甲的影响力在整个中国足球市场甚至体育市场中占有较高比例的份额。

  当年对甲B发展最大的威胁就是,中乙联赛达不到职业联赛的水准,与甲A甲B的差距较大(赛制、赛季跨度、市场影响力等),这使得很多甲B球队面临一旦降级,就面临着巨大落差而干脆解散的尴尬,客观上这个巨大的压力让甲B联赛的参与者有过多的浮躁与焦虑。从这个角度上讲,最近几年中乙的规范建设使参赛俱乐部越来越多,越来越规范,赛季长度与中甲差距越来越小,对中甲联赛的平稳发展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近年来中超联赛爆发式的发展,虽然中甲联赛也在快速发展进步,但与中超的差距还是被拉大了,如果这种差距如果继续被拉大,受害者首当其冲的反而将是中超联赛,尤其是中下游的中超俱乐部。

  所以,使职业联赛各级之间合理过渡与衔接、不脱节是联赛管理方的一项重要任务,如同足球场上的“中场”不脱节一样,中甲联赛就是整个职业联赛体系中的“中场”环节,把中甲联赛搞好不仅关系到中甲联赛本身,也会影响到中超及中乙联赛的发展。

  2001年,甲B的收官阶段的几场“非正常比赛”使甲B联赛受到重创,之前一直在上座率方面直追甲A的势头戛然而止,2004年进入中超中甲时代以后上座率也一直没有恢复到之前的水平。

  这些年中甲联赛克服了各种困难,艰难发展,中国足协主管中甲联赛的同事:林卫国、朱琪林、陈永亮等为中甲联赛的发展默默无闻地做了大量基础工作,没有他们的这些铺垫就没有后来在2015年中甲联赛成功实现统一招商及统一电视转播制作。“58同城”成为了中甲联赛的冠名赞助商,昌荣体育同体奥动力、PP体育及各地方电视台的合作实现了电视及网络的全面直播,今年又增加了全国卫视转播平台,观众上座率也比2015年之前有了明显地回升,但中甲联赛迄今为止仍然没能回到1999、2000年甲B联赛场均1.52万人的峰值,希望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能够尽快恢复到中甲(甲B)历史最高水平并接近中超联赛的上座率。

  中国足协明年将进一步对中甲联赛加大投入,提升管理,比如增加VAR等技术手段,保证比赛更加公平有序地进行,我们的目的,就是要努力为参赛俱乐部提供更好的联赛平台。

  思考之一:回归足球本源与长远发展

  足球俱乐部到底是怎么来的,这是一个溯及到本源的问题:以英国为例,最初无论是工矿企业、公学院校还是社区邻里,人们凑在一起踢球,然后组建一个组织,无论结构形式松散还是紧密,目的都是娱乐和支撑基本消费。待到大家面临球队集体债务的问题,于是需要成立俱乐部的形式,使各个参与者避免承担由此产生的无限责任,而这些以“有限责任公司”为主要组成形式的“俱乐部”也并不是以“赚钱”为目的。

  足球进入中国以后,特别是我们进入职业化以后,一方面“圈外人”错误地认为“职业俱乐部”应该是个很赚钱的企业,但另一方面俱乐部投资人过于看重俱乐部为俱乐部投资方企业带来的“外在”效应,这种足球之外的效益虽然巨大,但往往不能长期,而这些年以来,在“足球长期发展”与投资人“追求外在效益“中很难有一个平衡点。在我看来,职业俱乐部虽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但也不能长期亏损,长期亏损就不能维持俱乐部长期稳定独立生存,联赛、俱乐部应该成为一个汇聚资源的良性发展主体,通过联赛让广大人民群众不断获得快乐和幸福感,俱乐部是通过不断的比赛(活动)积累产生巨大文化价值,这种价值是难以通过其他活动或项目而达到的。

  中甲这几年以来还是令人比较欣慰的,因为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初心端正”的理性的投资人加入了联赛的行列。

  思考之二:开源节流

  从目前中国职业足坛三级联赛现状来看,中超球队大多集中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中乙则以二三线城市作为突破口,而中甲球队多分布于准一线和二线城市。这和目前国情的发展是大体相对应的。

  受国际国内大环境影响,俱乐部的过度竞争使得短期行为增加,而优质球员的稀缺、包括转会制度的不完善,造成整个中甲联赛的成本迅速攀升。俱乐部方面,即显现出直接面临着球员工资激增,难以消化人力成本的巨大压力。

  由于这些年国际、国内的转会制度的不完善,直接导致优质年轻球员的培养单位得不到足够的保护,由于缺少制度保障,使得中国始终难以出现阿贾克斯、巴萨的拉玛西亚这样的例子,类似辽宁、武汉、浙江绿城、青岛中能、毅腾等在培养年轻球员方面表现突出和优秀的俱乐部,则很难从中获得充足的回报,无法形成良性循环。

  思考之三:重新认识青训

  最近认识到,其实我们中的很多人对青训的理解多少有一些狭义,认为青训只是为了培养出高水平球员而已,但其实青训的“原始”任务是为了能够巩固并扩大俱乐部的“势力范围”,甚至说是为了争取更多的球迷或支持者,青训是影响俱乐部上座率的关键因素,而我国职业联赛初期大家普遍认为影响观众及俱乐部经营的主要因素就是球队成绩,于是俱乐部就将全部精力放在如何提高竞技成绩上了,认为只要竞技成绩好就什么都好了。

  但随着发展,我们慢慢认识到这种认识是片面的,观众多少与球队成绩的相关度越来越低了,俱乐部如果要可持续发展,必须要有足够数量对俱乐部的文化高度认同,能够稳定且持续关注并支持俱乐部支持者,而要实现这些:一方面球队在赛场表现不在于简单的“胜负平”,而更在于球队能否展现出积极向上正能量的体育精神(这也是为什么要对赛场违纪进行处罚的原因),球员平时的行为能否展现出良好的文化。

  更重要的一方面是俱乐部要转变对“青训”的认识,青训首要目的不仅仅是培养出高水平的球员,更是稳固并扩大俱乐部影响力“势力范围”的最佳途径,这就需要我们深刻认识到那种“早期集中圈养”的青训模式的弊端,同时勇于创新、勇于改革,开创出一条既保证质量,又广泛开放,且让我们的青少年球员不脱离家庭、校园及社会、本土化、社区化的新青训模式,只有俱乐部与所在地广大家庭、学校、社会通过青训建立起这种“血肉联系”,才能维持俱乐部长期健康发展,也只有这样中甲联赛才能越来越健康,越来越壮大。

  (文 中国足协中甲联赛部部长 李立鹏)

(编辑:张素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