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赵瑜洁:全美最佳新秀的NCAA初体验

2018-12-20 14:27     Sportswriting

  从美国佛罗里达州州府塔拉哈西飞回上海,赵瑜洁转了三次机,花了足足24小时。

  13个小时的时差和横跨整个太平洋的距离,远不足以概括这名19岁的中国女足球员在过去的这一年里“跨过的山与海”。

  一年前的此时,赵瑜洁拿到了佛罗里达州立大学(FSU)的全额奖学金,趟出了一条可以兼顾学业与踢球的留学之路;一年后,她拿遍了一个大一新生在NCAA所能拿到的所有荣誉。

  球队层面,赵瑜洁帮助FSU一路力克强敌,拿到了ACC区冠军和校史第二个全国总冠军;个人层面,她以无可争议的表现当选了ACC区最佳新秀和全美最佳新秀,并入选了ACC区的第一阵容和最佳新生阵容,以及全美第二阵容。

  她每走一步,都在创造着中国女足球员在NCAA新的历史。

  风光无限的表象背后,赵瑜洁也一个人默默承受着留学的孤独,学业的压力,文化的冲撞,以及在完全陌生环境下的茫然与失措。

  “这一年真的压力很大、很辛苦。”是赵瑜洁在采访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最困难的时候,她也有无数次消极到想要放弃的时候,但最终“都是靠自己一个人,慢慢地、一步一步在往前走。”

  选择了一条少有人走的道路,赵瑜洁被很多人羡慕着,也被不少人质疑着。

  她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每个人的脚步都不一样,不能把一个人的脚步,要求到另一个人身上。你走的每一步都是有意义的,不要去质疑你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

  登陆美国:从备受质疑到最佳新秀

  当地时间12月2日,NCAA女足联赛全国总决赛,佛罗里达州立大学1-0战胜北卡罗来纳大学,捧起了学校历史上第二个全国总冠军。

  电视转播镜头一扫而过,赵瑜洁擦拭着眼泪,哭了。“每个人都在哭,你一个人不哭也太不好意思了。”

  玩笑过后,赵瑜洁正色道,“这学期真的压力很大,能挺过来,走到最后一战,真的很不容易。我不可能指望别人能理解这种感受。只有自己经历过,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SU女足在四个月的赛季里,打了27场比赛。除了因为参加世青赛错过首战,赵瑜洁在其余的26场比赛中全部出场,其中23次首发,攻入7球,助攻5次,是球队进攻组织的绝对核心。

  赵瑜洁最初加盟FSU时,一度被美国球迷在网上质疑过其来历。但她几乎无缝衔接,迅速在球队站稳了脚跟,占据了主力前腰的位置。

  赵瑜洁全英文接受ESPN瞬采

  在赛季初FSU 4-1 战胜UCLA的焦点大战中,赵瑜洁贡献两个助攻一个进球,被ESPN解说激动地称之为“比赛的主宰”,赛后一口流利的英文采访更是让她引起了美国主流媒体的关注。

  NCAA女足一级联盟的球队有300多支,是美国女足的摇篮——美国女足历史上几乎所有国脚都出自NCAA联盟。但仍有不少中国女足圈内人都认为,NCAA女足联赛属于校园体系,水平有限。

  赵瑜洁一路走来都是中国女足各级国字号的十号球员,不少业内人都为她选择美国校园足球而感到痛惜。

  对于一心想走职业道路、以进入国家队参加世界杯为梦想的赵瑜洁而言,这同样也曾是她的担忧。由于要读书,错过了国青队大部分的集训,赵瑜洁一度担心会错过世青赛。

  好在,球队在整个春季学期储备期的训练质量,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我们很多的队友也都是各国国脚,大家都跟得上国家队的训练和比赛。”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的世界杯预选赛在美国进行,赵瑜洁数了一下,加拿大有五名国脚都是现役NCAA球员。

  “所以要公平地看待这件事。如果连NCAA的比赛都没有看过,就说我们这边水平不行,我觉得有点太主观了。”

  随着秋季赛季正式开启,赵瑜洁的这份担忧更是烟消云散。NCAA女足赛程密集,实行主客场制,一周双赛,接下来的一周双赛,如此往复,一个月至少踢六场高质量的比赛。

  作为传统强队,又身处强手如云的ACC区,FSU每场比赛的质量也都能得到保证。

  “等到了全国总决赛,就更没有弱队了。一场定胜负,每支球队都有赢得冠军的可能。所以从心态的准备上,从来不会放松警惕,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么大压力的原因。”

  赵瑜洁说,由于每支球队实力都很均衡,对于每一场比赛的准备细节,都很关键。

  在赵瑜洁看来,“大场面的比赛氛围”,同样是比赛质量的重要保障:“每场比赛赛前的音乐,场场爆满的观众席,介绍每一名球员时观众的欢呼,还有场场比赛都有直播和现场采访的架势,都会让人很快进入比赛状态中。”

  一个赛季下来,赵瑜洁在新秀赛季拿下所有个人与集体奖项的“全满贯”,表现堪称现象级。

  “我很想证明自己。我来美国,有很多人会怀疑我不能得到很好的锻炼。这些奖项和荣誉,从某种程度上,可能也是对这些质疑的一种回应吧。不要看只是一个冠军,我们为了这个冠军,同样付出了很多的汗水和心血,这是不能被质疑走的。”赵瑜洁说。

  文化差异:寻找角色定位与身份认同

  一个人背井离乡来到完全陌生的国度,置身于一个截然不同的文化背景中,赵瑜洁所遇到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

  “以前只是听教练说起过NCAA,看过一些她们比赛的视频,但到了美国,真的完全是一个陌生的环境。”赵瑜洁对于NCAA的初体验,是从“陌生”开始的。

  “国内女超的职业联赛,你起码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和角色。但在美国,你不知道你肩上扛着的有哪些,你需要做的是什么,怎么完成你的角色。有一种完全的陌生感。”

  陌生感无处不在。即便是基本的足球比赛规则,NCAA也与普通的足球比赛有着天壤之别。

  比如,NCAA的足球比赛和篮球一样,是可以无限制换人的——被换下的球员,还能被换上来。

  “被换下了再换上去是很累的,你要再做一次准备,不能完全闲下来。”起初,赵瑜洁对于这一点完全不能适应。最多的时候,一场比赛她会被换下两次,上场三次。

  另一个独特的规则是倒计时。每个球场里都有一块倒计时牌,每场比赛的最后一分钟会有一次播报提醒,等到了最后十秒,又开始一秒一秒倒计时。赵瑜洁每一次都会很紧张,FSU也经常在最后时段被对手攻破城池。

  更深的陌生感依附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包括赵瑜洁在内,FSU女足汇聚着来自五、六个不同国家的国际生,成长背景截然不同,感兴趣的话题也不一样。

  赵瑜洁的英语不错,但因为文化差异,有时队友在更衣室里开的玩笑,她的反应都会慢半拍,也会因此遭到一些嘲笑。

  国内的长期集训,给予了赵瑜洁一帮从小一起哭一起笑的队友,彼此间亲密无间。但到了美国,她发现每个队友都有很强的独立性和个人性,各自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只是在万圣节这样的节假日,才会偶尔一起开一个Party。这让赵瑜洁格外想念国青队的队友。

  FSU女足的主帅马克在潜移默化中教会了赵瑜洁很多。

  赵瑜洁觉得自己是一个性格偏软弱的人,而马克从不给她过分的压力,只是不断地给她勇气和自信:“他最常说的是,‘Try again, you can do it. Be a strong Chinese girl.’(再试一次,你能做到。做一个勇敢的中国女孩。)”

  “马克很尊重每一个人。球队有不同性格的人,可能有些人的性格比较出挑。马克做的是,你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创造力,我在保留你原来性格的情况下,让你们彼此之间产生联系,知道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的目标是什么,需要做什么,彼此给予信任和安全感,一起努力。”赵瑜洁说。

  而更多的时候,路是要自己走的。

  FSU女足有数十人的教练和保障团队,每一次客场出征比赛的教练团队和工作团队也有十余人,除了主教练、助理教练、体能教练、队医、数据分析师、学习辅导员外,还有两个媒体管理,其中一个负责在球队的社交媒体会图文直播每场比赛,进球队员都会有特定的照片和数据实时呈现。

  起初,只有赵瑜洁一直没有自己的图片,她试着沟通说:“如果我也能有自己的照片,我的家人和朋友看到了会很高兴的。”从那以后,FSU的社交媒体更新了赵瑜洁的信息。

  时间长了,赵瑜洁也慢慢体会到了NCAA的意义。

  “NCAA不完全是大学联赛。曾经从这所大学走出的毕业生、学校附近的居民、这座城市的其他人,都会来看比赛。他们不光是对这所学校的这支球队有很深的羁绊,也对这支球队的每一个人有很深的感情。你能赢下冠军,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他们。”

  FSU球场和看台的距离很近,每一场比赛中场休息时,球队都会请当地的小女孩到场地中央踢一个小比赛。赛后,球队的队员们也会扔些小的纪念球,或是送一些纪念T恤给观众,增加彼此的联系。

  身披33号战袍的赵瑜洁,也逐渐成为了FSU,乃至城市的骄傲。每场比赛介绍队员时,她都能得到现场山呼海啸的欢呼;赛后,她也常常被球迷团团围住,索要签名合影,偶尔唠个嗑——就连对手的家人,也有不少被这个中国女孩圈粉。

  在拿下全国总决赛冠军后,一趟塞了不少观众的航班上,还有美国的大叔炫耀着要到了赵瑜洁的签名。

  独自成长:学会与自己更愉快地相处

  一年前,赵瑜洁是抱着“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的想法,选择留学美国的。“现在看够了,想回来了。”被问及这一年里最开心的事情时,赵瑜洁脱口而出地说,是“回家。”

  赵瑜洁队友的家人几乎都全程观看了FSU所有的比赛。在拿下ACC区半决赛后,看到队友们和看台上的家人拥抱在一起,有些失落的赵瑜洁没能忍住眼泪。

  对于一直在专业体制下成长的中国运动员而言,校园生活是截然不同的一个世界。赵瑜洁每天的生活的都被学习和踢球塞满,经常压力大到奔溃。如何合理分配自己的时间,也成了她最大的挑战。

  赵瑜洁的室友是球队的学霸,房间里贴满了时间表,会把每天的计划安排得清清楚楚。“看别人做得这么好,自己也想做好一点。”被震惊到的赵瑜洁试着模仿队友,开始规划每一天的日程,“学着像个大人一样。”

客场包机

  学业上的压力依然无处不在。赵瑜洁选择了很难的专业,要在全英文的环境下学习生物、化学这样的理科课程,每天都要做作业到半夜十二点、一点。球队给每个人配备了监测睡眠质量的手表,要求每个人每天要保证八小时的睡眠,赵瑜洁永远是拖后腿的那一个。

  有时候踢客场比赛,作业实在做不完,赵瑜洁还要发邮件给老师,请求可以推迟交作业的时间。

  “其实就是学习怎么和自己相处,怎么和周围的人相处。”在度过了最初“看看外面的世界”的阶段后,赵瑜洁觉得现在要做的,就是要锻炼和磨砺自己,“大学应该一个培养的阶段,为了将来进职业队做准备。”

  赵瑜洁虽然古灵精怪,私下却很低调。但到了美国后,她开始更多地更新自己的社交网络,有时会发一些比赛的预告,希望当地的中国人能到现场给她加油助威,也有时会发一些自己比赛的照片和视频,分享给家人和朋友。

  “我只是慢慢学会,把不会表达的自己表达出来了。”赵瑜洁说,她也会怕被遗忘。

  到了美国以后,除了学习和踢球,赵瑜洁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独处。

  在她看来,自己最大的成长和变化,就是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以前会对结果很执着,会给自己很大压力,跟自己较劲。现在我会学着跟自己更愉快地相处,怎么在自己压力大的时候,缓解自己的心情,了解自己处于什么状况,怎么去调节它。”

  这一年这么难,后悔选择去美国踢NCAA吗?

  “不后悔。我在这一步步走过来的路上,回头去看,会觉得自己真的在一步步往前走。有时候可能会往回走,但我觉得这都是一个过程,是一个很美好的事情。虽然现在真的觉得很艰难,学业好难,踢球好累,教练和学校要求好高,但我在改变自己,也在挑战自己。等真的毕业的那一天,肯定会很不舍吧。”(采写 / 陈清扬)

(编辑:张素琦)